乙年常年期第廿一主日

乙年常年期第廿一主日
主啊!唯独你有永生的话!我们还投奔谁呢?
“原来,耶稣从起头就知道那些人不信”。为什么耶稣还是教导他们那些有关超性奥迹的真理呢?这是因为,人指向天主有如指向目的,人既然应该把自己的意向和行为指向目的,那么人就必须先认识那个目的,而这目的却是超越理性的目睹或认知的。依照《依撒意亚》第64章3 节所说的:「是人从未听过的,耳朵从未听过,眼睛从未见过」。
为了人的得救,除了由人理性所探讨的哲学学科之外,还需要某种根据天主启示的学问。为了人的得救,需要把某些超image越人理性的事物,藉由天主的启示而揭示于人(如:圣体圣事内耶稣的临在,圣三的奥迹等真理)。而且,有关天主的事物,即使是那些人的理性所能探讨的,人也需要天主的启示来教导(比如:灵魂的不朽性,天主的存在等真理)。
因为由理性所研究出来的有关天主的真理,只有少数人经过长时间才能获得,而且参杂有许多错误;可是,人的得救完全有赖于对此一真理的认识,因为人的得救就在于天主。
因此,为了使人更容易、更确实地获致得救,人需要由天主的启示来教导有关天主的事物。所以,除了以理性所研究的哲学学科之外,还需要有一种基于启示的教导。
那些因不信耶稣而再也不赔他的门徒,问题是他们以为,耶稣所说的,如果缺乏自明性,就不值得相信:“门徒中有许多听了,便说:「这话生硬,有谁能听得下去呢?」……从此,他的门徒中有许多人退去了,不再同他往来”。离开耶稣的那些门徒,想光靠本性的能力,所以耶稣才指责他们说:“肉一无所用”。
实际上,有关那些纯粹超性的真理,如果人信,那就应该是因根据启示那些真理的天主的权威而信,而不是因根据那些真理的自明性而信,因为它们没有自明性;没有自明性,那就是因为那些真理超越我们理性认知的有限能力。对我们缺乏自明性,对天主则不然,因为他是全知的天主。
宗徒们的态度是什么?他们是因根据耶稣的权威而信:“耶稣向那十二人说:「难道你们也愿走吗?」西满伯多禄回答说:「主!惟你有永生的话,我们去投奔谁呢?我们相信,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。」”
教宗圣比约十世宣布的“反现代主义宣誓”,很清楚解释我们应该有如何的态度:“我某某(宣布者的姓名)坚决拥护并接受由教会无误的训导权所定断、肯定及声明的一切与个别(教义),尤其是那些直接相反这时代之错误的教义要点。第一:我宣布,天主,万物的原始与终结,由本性的理性之光,「借那所形成的受造物」,就是借着受造界的可见工具,犹如借着结果,能确实地认识原因,也因此能予以证明。第二:我接受并承认,启示的外在证据,就是神性的行为,尤其是奇迹与预言,是来自神性的基督宗教极确实的标记,而且我主张这些标记对一切时代及一切人的了解,也包括这时代,是非常适合的。第三:我同样以坚决的信仰相信,教会,启示言语之守卫与导师,借着真实的与历史的基督本身在我们当中生活时,无媒介及直接地把教会建立在宗徒性的统治之首领,伯多禄,及其延续到永远的继承人身上。第四:我真诚地接受,由宗徒,借着正统的教父们,以相同的意义并总是以相同的思想传递给我们的信仰教义;同样地,我彻底拒绝异端者关于信理之进化的看法,即由一种意义过渡到另一种意义,与教会从前肯定的那意义有所区别;同样地,我谴责一切错误,借此(错误),以那借人的努力并借后来的无限进展渐渐完成的哲学思考,或人的意识之创作,取代那交给基督的新娘(教会),由她忠信保护的神性宝库。第五:我极确实地肯定并真诚地宣布,信仰不是在心灵与伦理形式的意志趋向之下所推动,由下意识(潜意识)的黑暗浮现而出的盲目宗教感觉。反而是理智借由聆听而真实同意由外在所接受的真理,借此(理智的真实同意),依据天主最真实的权威,我们相信那些由位格的天主,创造者与主,所说、所证明与启示的,是真实的。
愿我们以感恩之情报答天主所教导我们的真理。

Enlace para bookmark : Enlace permanente.

No se admiten más comentarios